海垦人物 | 蔡昆恭:一颗赤子心 一生献胶林

文章來源:海南農墾報

  蔡昆恭:一颗赤子心 一生献胶林

  ■ 海南农垦报记者 吴天奥

“我愛我的祖國,也愛海南農墾。作爲一名植保工作者,守護好這片膠林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。”

  “每天早上我都去金牛嶺公園散步。”今年已是89歲高齡的蔡昆恭,腿腳好,走起路來毫不費勁,耳朵也不背,眼睛炯炯有神。8月9日,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蔡昆恭風趣地說,現在身體這麽好,都是年輕時在膠林裏鍛煉的。他坦言,自己把一顆赤子心和青春都獻給了海南農墾的天然橡膠事業。

  蔡昆恭是出生在印度尼西亞的華僑,1954年高中畢業後,便帶著滿腔愛國熱情回國了。蔡昆恭回憶說,當時新中國剛剛成立,正是需要人才的時候,這時候大批華僑歸國,想爲國家奉獻青春。蔡昆恭在廣州一所學校裏學漢語,爲上大學做准備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1955年,他考上了北京農業大學(現中國農業大學)。

  “那時學校的專業很少。”蔡昆恭依然記得,當時的專業只有農業、植保、經管、土壤農化、畜牧專業,他選擇了植保專業。1960年,蔡昆恭畢業後,被分配到海南農墾局熱帶作物科工作,負責觀測橡膠樹白粉病的情況。

  “那時候橡膠樹白粉病非常嚴重。當患病面積達到一定範圍時,就需要及時噴灑藥物,一旦噴藥不及時,大面積的白粉病就會殃及周邊橡膠樹。”蔡昆恭說,爲了國家橡膠事業的發展,橡膠白粉病防治工作不容怠慢。不過,當時沒有噴藥機器,單單依靠人力無法完全將農藥噴灑到橡膠樹上。這個時候,從事植保工作的蔡昆恭主動請纓,把工作重心轉移到推廣噴藥機上。

  1962年,組織派蔡昆恭參加植保機器選型會。在這長達1個月時間的大會上,他見到了來自各省市的農業專家,以及各式各樣的噴藥機。“有拖拉機式、手推式、背負式等各式各樣的噴藥機,我們被分爲多個小組,研究各個機器的合理性和實用性。”蔡昆恭說,因爲海南農墾山地多,拖拉機式的噴藥機上不去,“東方紅—18”背負式噴藥機便獲得大多數人的認可,認爲應用更爲廣泛。

  不過,背負式噴藥機只有1.5馬力,僅適用于較爲低矮的植被作物,對于橡膠這種高度的樹木來說,使用時還是不便。在選型會上,蔡昆恭與衆多專家學者交流探討,學到了機器的相關知識,回到海口後,他與同事們以東方紅—18背負式噴藥機爲原型,自主研制適合海南地區的噴藥機器,增加馬力,爲制作噴藥機器打下基礎。

  1969年,蔡昆恭被調到原三道農場繼續從事植保工作。那時候,農場已經有了從日本引進的航空噴灑器材,可以噴粉、噴霧、噴煙,對橡膠白粉病的控制起到了很好的效果。

  蔡昆恭來到三道農場後,幾乎每天早上5時,都會爬到山上去,7時左右開始觀察噴藥效果。他用了兩年的時間研究發現,南方地區早上9時,噴藥下落會受到阻礙,與預計下落位置不符,會産生偏離,造成需要噴藥的橡膠沒噴到藥物,而周圍不需要噴撒藥物的橡膠樹卻被噴到了藥物。爲此,蔡昆恭與同事們反複測試研究,最終實現了機器對橡膠樹精准噴灑藥物。

  1973年,蔡昆恭參與了3MF-3型機動彌霧噴粉機的研制。這種噴藥機由汕頭農業藥械廠生産,後來被廣泛應用。蔡昆恭表示,自己很慶幸能參加當年的機器選型會,也十分榮幸後來能夠參與到機器研制隊伍中。機器研制成功後,他與同事們積極向外推廣,爲國家建設天然橡膠生産基地作出貢獻。“作爲一名植保工作者,守護好這片膠林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。”蔡昆恭說。

  “不少老照片我都留著,不僅留著,我還存到電腦裏了。”如今,蔡昆恭能夠熟練使用電腦,甚至還能編輯視頻。平時,他最喜歡整理過去的老照片,把不同年份的照片整理後放進不同的文件夾。看到這些老照片,當年的工作場景還曆曆在目。蔡昆恭感歎,許多技術人員都懷著一顆赤子之心,滿腔熱血,齊心協力,團結一致,把青春奉獻給天然橡膠事業。

  蔡昆恭是歸僑,退休後,他與衆多歸僑一起組織僑友會,以幫助更多華僑老人。他高興地說,今年6月8日,海口市印尼僑友會正式成立,他被任命爲秘書長,自己將繼續發揮余熱,爲歸僑、爲農墾多作貢獻。(海南農墾報海口8月12日訊)

最新評論

提交